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与保险金信托解读–一个有内容的分享

改革开放为中国经济的腾飞注入了巨大的动力,使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同时也在过去 40 年里,造就了中国人数庞大的新兴富裕阶层。从上世纪 80 年代“下海”经商浪潮初起,90年代制造业崛起,21 世纪初房地产与矿产业蓬勃发展,到如今创业创新,每个时代的经济与产业的发展浪潮都培养出了一批批高净值人群。这些人站在经济金字塔的顶层,享受到了更多的经济增长红利并积累了可观的个人财富。中国富豪数量和他们的财富总额也随之增长迅猛,数据显示,中国家庭财富总额 2015 年已达 22.8 万亿美元,较上一年增加了 1.5 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2015 年,中国个人资产超过 5000 万美元的人士达 12 万,人数上仅次于美国。招商银行的调查显示,2015 年中国私人财富市场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 126 万,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 129 万亿元,其中高净值人群的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 37.2 万亿元。到了 2017 年,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继续呈现快速扩张的态势,根据瑞士信贷《2017 年全球财富报告》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中国的百万富翁人数约占全球总数的 5%,坐拥 9.8 万亿美元,其中超高净值人士数量(资产超过 1 亿美元)为 1.8 万,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根据 2017 年胡润研究院与群邑智库联合发布的《胡润财富报告》数据,大中华区(含香港、台湾、澳门)600 万元及以上资产家庭同比增长 6.3%,达到 460 万户,千万元及以上资产家庭同比增长 8.6%,达到 186 万户,亿万元及以上资产家庭同比增长 10.5%,达到 12 万户。中国大陆每 940 人中有 1 人是千万富豪,每 1.4 万人中有 1 人是亿万富豪。香港是富豪人群最密集的城市,每 34 人中有 1 人是千万富豪 ;其次是北京,每 83 人中有 1 人是千万富豪。其余富豪所在最多的城市依次为台北、澳门和上海,深圳、杭州、广州、珠海和宁波均位列前 10 名。
根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咨询公司联合发布《2017 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数据,截至 2016 年,中国高净值人士数量超过 5 万的省市共 9 个,分别是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湖北和福建,其中东南沿海五省市(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超过 10 万人 ;全国 22 个省市高净值人数超过 2 万,地区差距进一步缩小。

根据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与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 年中国信托行业报告》,自 2007 年以来,中国个人财富规模在过去 10 年的时间内,实现了年均 20% 的增长速度。据统计,2016 年中国个人财富管理市场约为 126 万亿元,预计未来 5 年仍将保持年化 12% 的高速增长,到
2021年有望达到 221万亿元,其中在 600万到 3000万元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人群市场约为 15万亿元。2016 年中国高净值及超高净值家庭已经达到 210 万户,可投资资产超过 54 万亿元。预计到 2021 年,中国高净值及超高净值家庭将达到 400 万户,可投资资产超过 110 万亿元。

根据兴业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 中国私人银行报告》,2004 年第一只银行理财产品发行,标志着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正式开启。2005-2007 年波澜壮阔的牛市,推动了公募基金业的发展壮大。2009 年起以信托计划为代表的投资浪潮,开启了高净值专属投资产品的大门。2013-2016年,个人投资私募基金的规模以超过 110% 的年化速度增长,达到 2.4 万亿元,成为高净值人士投资的热门选择。过去十年,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产品类别不断丰富,现已涵盖银行理财、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直接股票投资、保险等各类投资产品。中国的个人投资者随着市场趋势的变化调整自身的投资配置,已经形成了银行、信托、保险、股票、基金等产品百花齐放的配置组合。

中国市场的独特宏观环境和发展阶段造就了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年龄高度集中。与欧美发达市场的个人财富积累已经经历过代际更迭不同,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是 1979 年改革开放后的产物,财富积累时间最长不过 40 年。众多高净值客户在上世纪 80-90 年代开始下海经商、开启了个人财富的快速积累,这些客户多集中在 50-60 年代后出生,现在的年龄约在 40-60 岁。

高净值及超高净值人群已经开始从“创富”阶段过渡到“守富”及“传富”阶段。高净值及超高净值人群中有 50% 左右具有企业主背景,这些创富人群绝大多数已超过 50 岁。企业的接班人问题、“创富”一代自身的身体和婚姻状况对企业未来走向的影响、财富的保值增值与分配、二代的婚姻风险、人身意外风险乃至接班、转型与发展问题,以及更远到第三代的身心健康、教育、家族精神传承等,正成为令其焦虑并迫切需要找出答案的问题。其余高净值及超高净值人群中则有一半是“金领”,虽然他们的收入来源更为单一,家庭和家族结构相对简单,但这些人很多有境外学习或工作背景,乃至拥有境外居民身份,对于投资与税收问题越来越敏感,从长远来看,无论出自资产有序传承、子女育成、赡养长辈、养老保障、消费规划等哪一个角度,这部分群体也正积极寻求财富的有效节税与合理分配的解决方案。
在财富管理机构中,中国高净值人士主要选择私人银行、保险、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近两年来,很大一部分客户对待非银行金融机构(以下简称“非银机构”)的态度更加积极,愿意选择非银机构作为主要财富管理机构。具体而言,47% 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在过去两年已经或正在积极考虑将更多的资产交由非银机构打理。其中,信托、保险、券商最受受访者欢迎。客户之所以想将更多财富交由非银机构打理,主要的考虑因素为追求更高的收益、更丰富的产品以及定制化的产品与服务。同时,有更多的高净值人士在财富管理上逐渐接受“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2017 年的客户调研结果显示,已有超过五成高净值人士选择主要听取专业机构的建议或全权委托,超过 7 成表示希望将财富交由专业机构管理而非自主投资。这为保险和信托在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管理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前景,更为结合了保险和信托优势的保险金信托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需求涉及财富传承、财富增值、风险隔离、税务筹划、隐私保护等几个方面。

财富增值
过去,中国的高净值人士经历了财富快速积累的黄金时代,也习惯于追逐高收益。但是当财富管理的主要目的从“创富”转向“守富”和“传富”时,财富管理的理念、方法都需要发生变化。一方面,财富管理的目标周期拉长,高净值人群对中长期投资的理念,以及对回报和波动率的预期都与过往不同。另一方面,从国际经验看,财富的代际传承也伴随着资产配置不断多元化和分散化的过程,高净值人群也开始更加重视大类资产的配置。另外,由于很多高净值客户已经移民海外或拥有大量境外资产,他们也可以开始综合考量不同国家 / 地区相关法律规定的异同和对财富传
承的影响,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全面、长期、综合规划。

财富传承
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全球范围内的家族企业平均寿命仅有 24 年,其中 30% 可以传承到第二代,13% 可以传承到第三代,仅有 5% 可以传承到第三代以下。对于中国高净值人群而言,最担心的是子孙走不出“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因此,他们最希望通过财富或企业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的合理安排,将历年积累的财富稳健地传承下去,最大程度实现企业或财富的平稳过渡和家族持续受益。而这其中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企业接班问题。根据《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调研,尽管多数企业主仍然希望由子女来继承企业,但“富二代”的接班意愿并不高,14% 的家族企业二代明确表示不愿意接班,高达 45% 的二代对于接班的态度尚不明确。造成上述企业接班问题的重要原因有很多,首先,第一代家族企业多属于传统行业,经济环境变化导致企业传承可能与企业转型同时起步,年轻一代对此既缺乏经验,也没有兴趣,大量富二代甚至直接放弃父辈从事的原有产业,直接投身于金融市场,在新的领域打造属于自己的企业。其次,由于富二代大多在海外接受教育,其对企业管理的理念与父辈及企业元老有着较大差异,即使接手企业也面临着诸多挑战。虽然很多企业主倾向于让子女或家族成员继承企业,或者保证家族对企业的持续控制权,但子女的接班意愿、家庭关系等都会给企业传承安排带来挑战,例如当多个家庭成员、前任配偶均持有公司股份时,如何保障被选择为企业接班人的子女的企业经营话语权、如何防止家族股权过度分散、如何确保未来家庭的变化不会影响企业等。如果子女接班意愿不足,则需要设计相应的机制,保证企业的持续经营,且家族受益有足够的保障。

风险隔离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往往具有“家企不分” 、家庭关系复杂、
隐性负债不清晰等问题,所以在进行财富传承安排时,通过风险隔离以确保传承资产的合法性和独立性,在个人、家庭、企业和其他利益相关方之间建立起防火墙机制是他们最基本的需求。例如创业者希望确保未来企业经营的负债和风险不会影响家庭财富安全。再如,父母为避免子女婚姻破裂分流家族财富,希望通过合法的方式实现子女婚前财产的认定和保护等。

隐私保护
中国高净值人士往往非常重视隐私保护。中国高净值人群经历了时代和家庭财富的快速变化,家业关系复杂,容易出现一些家庭关系问题,并引发财富分配矛盾。
一些高净值人士自身经历了婚姻变化,甚至需要处理非婚生子女等复杂家庭关系,导致围绕财产的所有权、经营权和受益权出现的争端、官司屡见不鲜。同时,出于对中国“80 后”、“90 后”下一代婚姻稳定性的担忧,很多高净值人士希望能够在极度私密的情况下对子女婚姻分割财产的风险做出妥善安排。以上可见,中国高净值
人士家族财富的管理与传承,往往涉及到结构复杂、极具个性化的解决方案。中国人极为重视血缘亲情,许多高净值人士财富管理的目的不仅是要保障子孙后代生活无忧,更希望后辈品行正直,有所成就。因此,往往需要通过设计分配条款,在保证子女基本生活的同时,激励或规范继承人的行为。对于婚姻和家庭关系复杂的高净值人士,则希望通过合理的规划和设计,以避免家庭矛盾的产生。一些独生子女家庭,可能面临二代“败家子”风险,希望能够跨越第二代,对第三代甚至更后辈做出更长期的。

税务筹划
随着中国近年来包括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增值税、国税地税合并等税制改革,中国高净值人士越来越重视税收及其合规性。尤其在 CRS 落地后,中国居民在境外收入和所得亦纳入税收体系。在 CRS 新规下,传统的避税天堂地区的避税能力也被大幅削弱。对于部分已经移民海外或在海外拥有投资或资产的中国高净值人士,税收的合规性变得更加复杂。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利用不同制度和工具,进行合理节税避税,最大限度把财富传承到子孙后代,也引起了中国高净值人士的日益重视。

为适应中国高净值人群财富管理的多元化和个性化的需求,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也开始寻求合作的机会,力图打造保险金信托产品。保险和信托在财富传承、财富增值、风险隔离、税务筹划、隐私保护等方面的特质,使其在中国高净值及超高净值的财富管理市场具有得天独厚的竞争优势。随着中国保险行业与信托行业尤其是家族信托的兴起,中国市场的保险金信托已经日益成为很多中国高净值客户试水建立
完整家族信托的“敲门砖”。例如,2014 年 5月 4 日,中信集团金融板块旗下的中信信托和中信保诚人寿联袂推出了中国首款保险金信托。
把保险装入信托后成立保险金信托,既可以约定将保险金在给付时归入信托,也可以用信托财产直接投保,因此,保险金信托也成为财富传承的重要管理工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